羊城晚報記者 褚韻 馬化展
  現場車輛分流後爆堵
  昨日下午3時許,記者通過沙河立交自西向東進入廣州環城高速,發現這一路段雙向行車順利,但在沙河立交、廣州大道北等出入口均有交警在進行車流引導,並提示前方“道路施工”,禁止大貨車通行。當行車至北二環高速路段時,雖然路面暢順,但橋下的廣園中路則擁堵明顯,車龍一直排到廣園東路方向。當行駛至開往增槎路方向的廣北橋段即北二環機場方向出口位置時,北二環高架路段則出現了明顯的擁堵,眾多車輛不得不排隊等著分流行至其他路段。受到分流車輛占行前方機場路、雲城西路等路段的影響,與北環高速呈十字交叉的機場高速也出現了明顯的擁堵,在並未到晚高峰的下午4時許,車龍已經從三元裡一直向北延伸。
  “真的不知道怎麼辦,廣園快速路平時就很塞車,我看到勢頭不對就趕緊上高速,可是往沙河方向的高速又封路了,兜兜轉轉花了4元錢,還是回到了廣園快速路等待。”不少司機向記者抱怨,受影響的路段近30公里,又是廣州至佛山的重點出行路段。而直到早上10時左右,封路的消息才通過廣播等途徑通知,多數司機“騎虎難下”,即便選擇了繞行,由於可選擇的路段有限,平時相對順暢的雲城西路、白雲大道等路段也都出現了擁堵。另外,也有司機認為相關交通提示不夠細緻。“這個月我來廣州就像是打游擊一樣!從深圳到廣州,打十幾個電話也不一定能確認哪條路能走、哪條路不能走!”某省站客運司機向記者吐槽,稱此前由於廣清高速擴建等原因導致進入廣州時在不同入口出現“被疏導”的情況,希望能夠作出明確引導,避免司機走冤枉路或者臨時改道。“有些路面位置可以說得再詳細些,一些可以通行的車道要做出明確指引,否則司機很難提前進行預判,往往是上了路才發現這裡不能走。”記者留意到,途經受影響路段的不少小車都來自外地。同時,外地大貨車的比例也相當高。
  原因沙層較厚多溶洞
  由於在現場相關提示並未明確封路的原因,封路又長達近30公里,引來了不少司機的猜測。“如果僅僅是廣北橋段施工,為什麼要封閉整條高速?”昨晚18時05分,市交委官方微博@廣州交通 透露:“在同德圍南北高架橋工程下穿北環高速(廣北橋路段)施工過程中,出現施工範圍的北環部分橋墩移位,橋梁存在安全隱患。為確保橋梁安全,9月10日22時起,市相關部門將全封閉北環高速公路岑村立交至廣清立交東往西車道(往佛山方向)進行搶險加固,預計加固時間為一個半月。 ”
  根據今年5月27日的公開信息,原定於6月底完工的同德圍高架橋項目就因“北環段施工存在多方面制約因素,出於安全考慮,工程將延期至11月底前完成。實際工期還需視地質條件和北環安全運營情況作調整”。據瞭解,這條被稱為解決同德圍地區交通困局的“突圍之路”——同德圍南北高架橋最終的設計方案是由北環高速公路下方穿過。“全長3.48公里,其中地面道路長0.79公里,高架橋長2.69公里。”雖然在5月底已經完成土建工程80%的工作量,高架橋除北環段外的橋梁主體結構也已經如期完成,但當時市建委相關負責人指出:“由於北環段施工面臨多方面的不穩定因素,制約了整個項目的完工日期,原定6月底完工通車的日期需要延後”,“北環高速公路建於上個世紀90年代初,該路段地質條件較他處更為複雜,沙層較厚且多有串珠溶洞。倘若按原設計方案進行施工,可能引起北環高速周邊出現溶洞穿孔塌方等不良地質災害。為此,應北環運營公司的要求,該路段只能暫停施工,先由北環高速安全監測單位進行實時監控”,“組織專家對北環段的設計、施工方案進行專項研究和論證……因此工期不得不作後延。”
  記者註意到,廣東地質科學研究所在2008年完成的《廣州市西北部城市環境地質調查及地質災害防治對策研究》中,特別指出,同德圍至石井一帶地下隱伏著“岩溶發育,屬於地質災害高發地區”。“項目開工前必須進行地質災害危險性評估,否則將產生極大的安全隱患,而對已建的建築同樣要採取必要的補救措施。”而時任廣東省地質勘察局地質礦產科技處副處長梁池生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鑒於同德圍地區的地質特點,“在進行大規模工程建設時,要麼躲避地下溶洞,要麼做相應的防護措施,才能避免地質災害。”
  (報料人梁先生,三等獎100元)
  褚韻、馬化展  (原標題:兩橋墩出險,阻塞城西北)
創作者介紹

S.H.E.

nt57ntpop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