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哲:中國要做善意的大國
  人類利益共同體,命運共同體,責任共同體,開創性的外交理念和寬容的心態等,這些外交理論中國提了很多,但是要把這些理論具體化到外交實踐上,中國自己也沒有做到。中國在經營周邊外交甚至在和美俄等大國打交道的過程中,都願意以經濟手段加強與這些國家的關係。但是在主權、海權和漁權等問題上寸土不讓。中國責任在哪裡?中國對別國讓利,別的國家在拿到了中國的好處之後是否願意向中國讓權,中國需要對自己所提出的新的外交理念及其實踐的情況進行反思。第一,怎麼落實利益共同體、命運共同體、責任共同體,中國的責任應該更明確一些。第二,管控危機的問題。中國不希望外交激化,但我個人對中國管控危機的能力持懷疑態度。中國外交不能採用不服我就打你這種姿態,要多邊對話。第三,中國經濟發展後還沒有做到精神上真正的崛起。從美國的經驗看,不僅要做一個大國、強國,還要做一個善意的大國。(作者是清華大學國際問題研究所教授)
  孟祥青:化解外交困境要走中庸之道
  中國外交的困境表現在理念和政策。如何化解,還要回到我們五千年文化中去,就是中庸之道,在困境中不能過激也不能保守。中國外交要處理好五個基本關係。一是理念與政策,新中國成立以來,提出了很多理念,我個人認為這些理念符合中國幾千年來的文化、符合中國外交大環境、符合世界發展潮流,也符合大國發展的教訓。二是主權與發展。主權和發展這兩方面的關係越來越密切了。到2020年建成民主的繁榮的現代化國家這個目標不能動搖。在處理主權問題上,當年鄧小平擱置爭議是對的,這個沒有過時。第三方面,和平與安全。這兩者有矛盾,為了安全肯定會有衝突,怎麼辦,就要管控危機,防止戰爭爆發。第四方面內政與外交,中國正處於初級階段,應追求初級階段的外交。最後韜晦與有為,韜光養晦主要是後面,有所作為,是中庸之道,沒有必要去爭論要不要放棄,主要是界定哪個需要作為,作為什麼。(作者是國防大學戰略教研部戰略研究所教授)
  王帆:採用更適當的現實主義
  什麼是恰當的戰略,講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取決於實力和手段的運用,但恰恰在這些問題上我們對這兩者的判斷會出現一些問題。比如,實力,我們對我們的實力究竟怎麼看,爭議很大,我們的手段達到了怎樣的程度也是問題。大家的理念都很好,但是落實到政策上怎麼樣,能不能實現又是另一回事。
  美國是理想主義的理念,做起來卻是現實主義,我們也是現實主義,但這個現實主義如何做得更恰當、更合適,能夠讓周邊國家接受,是一個很大的問題。(作者是外交學院副院長)
  龐中英:很多困境是中國外交自己造成的
  王帆教授的書里提到兩個困境,第一個是崛起困境,第二個是發展困境。我覺得主要是崛起困境。我看很多西方中國問題專家,他們都用“窘境”。
  我認為所謂“窘境”,就是自己和自己打架。比如干涉問題,不論是韜光養晦還是有所作為,本質是中國要不要干涉,或者是干涉、介入到什麼程度。韜光養晦的極端就是不介入,就是沒有原則、沒有外交。在實踐中,中國就是不干涉內政和介入相互結合在一起。這就成了中國外交自己造成的困境。
  其他困境,比如和俄羅斯結盟的問題,中國外交是“不結盟”,但是有自己的解決方案,是伙伴關係,這確實是個解決方案。但有人想要把敵友分清楚,我認為敵和友沒法分清。現在這些困境主要是我們自己的困境,是我們自己給自己設立了困境。(作者是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國際政治教授)
  高祖貴:三大歷史進程碰撞,阻礙中國外交戰略規劃
  我認為中國外交戰略規劃不夠清晰,是因為幾個歷史進程攪在一起。一是中國正在重新界定自己的角色、地位、戰略中國自身的發展到底要走到什麼程度,怎樣實現自己的發展。二是世界也在矯正自己的發展,美國、俄羅斯和中國的結構調整,到底怎麼辦。是自由主義那套東西、資本主義那套,還是各辦各的?我們既是一個環節,也是一分子。
  從東亞或亞太地區範圍看,是三大進程,第一個是美國自己在亞太的重新調整,美國的綜合實力相對下降,但還在繼續謀求未來二三十年的主導地位。第二個是中國的進程,中國正在改變地區的格局,開始設定這個地區的規則。第三個進程是日本,日本要重振他的地位,防止地位下滑,尋求正常化。
  亞太地區的三個歷史進程,未來會碰撞、搭配出什麼結果,現在看不出來,所以現在我們僅僅是危機管理模式,還沒有設計或規划出一套戰略。可能過了危機激烈的階段,很多問題能夠靜下來;或者危機變得很緊迫,人們才開始思考。只有這樣,地區規划上就會看得很清楚。(作者是中共中央黨校國際戰略研究中心教授)
  高飛:重新恢復外交中的價值體系
  我認為對中國外交造成重大影響的就是價值體系,應該強調義利觀的重要性,重新恢復外交中的價值體系。我們一直強調要建立利益共同體,但利益永遠是不能持久的,利益一致是共同體,利益不一致反目成仇。美國為什麼弱成這個樣子世界很多國家還願意跟它走,最主要就是認同它的價值。所有的東西,如果指向利益的話,結果只有一個,伙伴越來越多,朋友越來越少,這意味著這個國家務實,更加務實的言外之意就是別人會和你講條件,你給我什麼好處我再給你什麼好處。我把中國整個發展分成三個30年。第一個30年,我們核心是意識形態;第二個30年,核心是發展;第三個30年,最核心是一國價值重現,從這個角度來說,價值重現不僅在內政,還要在外交中體現出來。應對複雜世界,如果一定有什麼提綱挈領的東西,就是價值,以此解決外交中的所有問題,還是有相通性。▲(作者是外交學院教授)
  (本文是外交學院副院長王帆教授新著《新開局---複雜系統思維與中國外交戰略規劃》一書評介會的實錄節選。)
(編輯:SN090)
創作者介紹

S.H.E.

nt57ntpop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