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子吳輝銘從頭部和背部三度割皮給父親移植
吳輝銘躺在病床上

父親躺在病床上
  楚天都市報訊 昨日,中國航空工業襄陽醫院,51歲的吳瑞軍躺在血液透析室,周身纏滿紗布,身體插著呼吸機和導管,醫生為他做腎透析。老吳25歲的兒子吳輝銘守候在病床旁,滿是擔憂。
  去年11月19日重度燒傷入院至今,父親病情總是不穩定,並引發了腎臟受損、肺部發炎、心律不穩等併發症,幾度生命垂危。為輓救父親脆弱的生命,吳輝銘已經三度忍痛割皮,“不管付出多大代價,我都要把爸爸救活!”
  父親重度燒傷急需植皮
  吳輝銘一家住在襄陽市南漳縣城關鎮。吳輝銘在縣城一家工廠做數控操作工,父親吳瑞軍在一家公司上班,母親張明榮在超市打工,三口之家過得其樂融融。
  去年11月19日,一場災難突然降臨。當日上午,吳瑞軍在工作時全身被燒傷,一度生命垂危。吳輝銘接到通知趕到醫院時,幾乎認不出父親了。全身90%燒傷、重度吸入性損傷、低血容量性休克,隨時可能出現死亡……面對醫院的一紙病危通知書,吳輝銘感覺天都塌下來了。
  經過10天搶救,吳瑞軍總算挺了過來,但大面積的燒傷,還需要進行複雜的植皮治療。然而,手術用到的遺體皮和豬皮,僅能在治療初期起到保護皮膚的作用,無法再生;而自體皮移植中,吳瑞軍僅存的頭皮又非常有限。醫生建議,最好的選擇就是從直系親屬身上取皮移植。
  兒子力排眾議提出割皮
  吳瑞軍躺在重症監護室里期待生命的曙光,而親屬們在外面開始了激烈的爭論。
  “我來給爸爸割皮!”吳輝銘剛站出來,他的聲音就被一片反對聲淹沒。“你不行,你還小!”“你還沒成家,以後還有你的生活!”親屬們都不答應。吳瑞軍70多歲的父母、在外打工的妹妹也想站出來割皮,但二老年事已高身體肯定吃不消,妹妹的工作也不能耽誤。
  “我年輕,皮割了還會長出來!”就在大家爭論時,吳輝銘力排眾議,“不要說了,我是他兒子,兒子救父親天經地義。”
  吳輝銘不斷地做母親的思想工作:“醫生不是說了嗎,割皮就是當時痛一下,很快就會長出來,對我以後不會產生什麼影響。”
  一邊是親愛的丈夫、一邊是懂事的兒子,母親陷入沉思,她抹著眼淚同意了兒子的決定,但不敢和吳瑞軍說。
  孝子先後三度割皮救父
  1月20日上午,吳輝銘和父親被推進手術室。麻醉清醒後,吳輝銘開始隱隱作痛,他的第一句話就問“爸爸好嗎”。
  怕父親知道他割皮救父,兒子強忍著牽掛,好幾天不敢去看父親。
  移植後新長的皮很癢,吳瑞軍忍不住就會蹭,一蹭就蹭掉了移植好的皮。張明榮看在眼裡,急在心裡,這樣不愛惜自己,豈不是辜負了兒子的一片孝心。一天夜裡,張明榮實在忍不住了,“老吳,我跟你說實話吧……你蹭掉的皮可都是兒子植給你的啊!”
  父親的淚水奪眶而出,愣了半天:“這麼大的事,怎麼不跟我商量?”
  吳輝銘發現露餡了,趕緊走進病房看望父親,指著自己的頭皮說:“爸爸您看,頭髮又長出來了,沒事的。”
  “很多人做完一次割皮手術,就疼得不會再做第二次。”醫院副院長兼燒傷科主任李俊說,令他們沒想到的是,吳輝銘又於2月8日、21日接連兩度割皮救父。由於時間間隔太短,吳輝銘第三度割皮時,新長出的頭皮太薄。醫生建議從他的背部割皮。
  躺在手術臺上的吳輝銘二話沒說,聽從了醫生的建議,在背部取了4個巴掌大的皮膚。為了保護後背,醫生將一塊豬皮縫在吳輝銘的背上。看到母親難受,懂事的兒子還安慰母親說:“媽媽,你看我像不像安了一個龜殼?”
  感人事跡傳遍襄陽大地
  李俊介紹,吳瑞軍進行了8次手術,燒傷創面已經修複近80%,本來計劃最多再做兩次手術創面就能痊愈,不料他的病情總是不穩定。最近,吳瑞軍又出現高危高血壓,肺部感染,腎功能急性損傷等併發症,對後續治療極為不利,無法判斷何時能夠治愈。
  目前,吳輝銘的頭皮已基本恢復,後背上仍有大片紅色疤痕。在父親燒傷住院的150多個日日夜夜裡,吳輝銘用自己的疼痛分擔著父親的痛苦。他說,“我多疼一點,爸爸就少疼一點。不管付出多大的代價,我都要把他救活!”
  吳輝銘割皮救父的事跡在當地傳開,社會各界愛心人士紛紛伸出援手。截至目前,吳輝銘一家已收到約10萬元捐款,他在一個小本上,詳細記錄著每一筆善款,“等父親病情穩定了,我要努力工作,回報社會。”
  省委常委、襄陽市委書記王君正,到醫院看望慰問吳輝銘一家,並送上鮮花和慰問金。王君正說,孝老愛親是中華民族傳統美德,吳輝銘割皮救父的事跡就恰恰體現了這種美德,其精神很感人,充分展示了襄陽廣大青年重孝道、知感恩、傳美德的良好精神風貌,在社會上樹立了良好的道德風範,弘揚了社會正能量,踐行了核心價值觀。
(編輯:SN086)
創作者介紹

S.H.E.

nt57ntpop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