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舒蘭市民許桂芹因被強拆到中央上訪,受到溫家寶接見,但主導拆遷行動的韓迎新後來反而升了官。
  諸多跡象表明,韓迎新落馬或與其任常務副市長期間主管的幾個重大工程項目有關。據介紹,被帶走調查的還有其弟和丈夫。
  早報記者 黃芳 發自吉林舒蘭
  去年12月28日,吉林舒蘭市“最狠拆遷女市長”韓迎新被“雙開”的消息與習近平總書記排隊吃包子的新聞一併被推送到某門戶網站客戶端頭條。
  中紀委當天發佈消息稱,吉林省紀委對舒蘭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韓迎新違紀違法問題立案調查。韓迎新利用職務便利和職權影響,為他人謀取利益,收受他人賄賂數額較大。其涉嫌犯罪問題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
  2011年,舒蘭市民許桂芹到國家信訪局反映“商鋪被強拆”問題,受到時任國務院總理溫家寶親切接見,主導此次拆遷行動的正是當時任舒蘭市副市長的韓迎新。其時被曝光的對話中,因對拆遷戶放言“不懂拆遷法、不按拆遷法辦”,“我有尚方寶劍,你們隨便告,我不怕”,韓迎新被網友冠以“史上最狠拆遷女市長”而進入公眾視野。
  在當地人眼中頗感意外的是,當時,經歷該次風波的韓迎新“未降反升”,一度低調行事的她在7個月後官位便被上提 “半格”,出任當地的常務副市長,包括財政、審計、城建、採購、城管在內該市幾乎所有的核心部門都被納入其分管權限。
  從國企工人到團系幹部,從政工幹部到地方長官,44歲的韓迎新仕途的幾次轉場堪稱順風順水。在當地官場內,這位左右逢源的女市長被認為是競逐某鄰縣“一把手”的熱門人選。
  諸多跡象表明,韓迎新此次落馬或與其任常務副市長期間主管的幾個重大工程項目有關。
  知情人透露,去年10月,韓迎新在某會館用餐時被辦案人員帶走,一併被帶走調查的還有其弟韓大力。有傳言指其弟在韓迎新主管城建時大量承攬工程獲利。據稱,被卷入該案的還有吉林的數位地產開發商。
  毛線廠女工到市委常委
  對韓迎新來說,19歲時從在吉林邊陲的延邊老家來到位於吉林的紡織工業學校求學大概是她人生的第一步轉軌。
  1969年出生在延邊普通工人家庭的韓迎新在畢業後似乎水到渠成地分配到吉林市毛線廠。
  成立於1981年的吉林市毛線廠是其時吉林省最大的毛線生產廠家,在上世紀鼎盛時期這家毛線廠的產品暢銷全國25個省市自治區。
  1985年進廠,同樣畢業於吉林紡織工業學校的王強(化名)告訴記者,儘管學校對口,但並不是所有同學都有機會進這個工廠,王強是托人才謀得一份在車間的工作。
  相比之下,韓迎新則顯得幸運得多,她進廠便被分配到人事科和辦公室工作。在工作兩年後,就於1992年被提拔為吉林市毛線廠主持工作的團委副書記。
  縱觀韓迎新的履歷,從吉林市毛線廠的團委幹部出發,韓迎新在其後長達16年的時間里按部就班地在吉林市各級團委中升遷,歷任吉林市團校幹事、副校長,吉林市團委少工辦副主任科員,共青團吉林市委統戰部副主任科員,共青團吉林市委辦公室副主任、主任,在2008年,韓以共青團吉林市委副書記、黨組成員的身份結束其團系幹部之路。
  在吉林市本地的政情觀察人士看來,韓在團委的這段工作波瀾不驚,其升遷之路並不意外。不過這麼長的政工幹部履歷顯然為其接下來主政舒蘭的宣傳和紀檢工作鋪了路。
  不過當地的地產商人胡林(化名)提醒記者,註意韓在任共青團吉林市委辦公室主任期間一段下派到“市伊利集團公司任副總經理、黨委書記”的履歷,這段時間有一年多。
  胡林說,2004年前後為扶植吉林民企,一大批機關幹部下派企業鍛煉。“但大多也只是掛名而已,並不直接參与企業工作。”
  在胡林看來,這段經歷為韓迎新其後主管基建埋下伏筆,也為其就職找到合理解釋。
  2008年韓迎新以市委常委、宣傳部長身份空降舒蘭。併在一年後轉任紀委書記。在舒蘭市政協委員鄒蘊(化名)看來,韓初來之際是頗有抱負,想“幹事”的人。
  令鄒蘊印象深刻的是,韓特地把舒蘭本地一名攝影師拍攝的舒蘭風光圖片放大掛在她的辦公室,“她好像有那種情結,熱愛自己工作的地方,希望宣傳工作地的風光。”
  鄒蘊說,韓迎新在任舒蘭紀委書記期間,在吉林省紀委系統的行風評議中,舒蘭市從以往的末位排到了首位。
  曾坦言官場“水太深”
  “修路”被認為是韓迎新任舒蘭市副市長期間政績之一。舒蘭房產商王虎(化名)告訴記者,作為舒蘭市主要幹道之一的舒蘭大道整修正是得益於韓迎新。
  “從前路是平的,一下雨水能沒過車輪,把汽車都給熄火了。”鄒蘊記得,韓到任不久整修道路,把路基墊高30釐米。
  有沿街市民擔心,路基墊高後會導致街邊的商鋪下雨後被淹。“有人當時就打電話給她反映情況,是下午一點多打的電話吧。兩點鐘她就到現場指揮辦公了。”
  “她當時就給市民解釋說,沒事,路基是在中間墊高的,為了雨水分流,不會影響沿街商鋪。”
  在2011年那次“拆遷風波”之前,舒蘭本地人對韓迎新知悉不多,亦未有太多負面評價。
  在房產商王虎看來,正陽街的商鋪項目是前任領導留下的歷史問題,該項目由時任領導建設,並號召市民投資。但其後由於消防隱患問題,幾任官員試圖拆除未果。
  “韓迎新可能想證明她自己,別人乾不了的她要乾。”但不管怎樣,這位女市長提出的“折舊賠償”計算法被坊間普遍認為是“不合理賠償”,而面對拆遷戶們的高姿態言論更是被詬病。
  “慢慢的她也不管事了。”鄒蘊告訴記者,他曾聯名30位當地政協委員向韓迎新反映當地供暖不達標問題,其時她正是主管供熱的副市長。
  “開始她還耐心處理,甚至下到鍋爐房現場辦公,不過後來能感覺出來她也不那麼熱心了。”鄒蘊從韓的身邊人輾轉聽說,韓曾在私下頗為無奈地表露心跡說,“舒蘭這裡,水太深。”
  任常務副市長大權獨攬
  多位受訪者認為,韓迎新此次落馬所涉問題應出在其任常務副市長期間,其主管的幾個重大工程項目。
  韓迎新於2011年8月出任舒蘭市常務副市長,其分管部門不僅包括此前主管的城建、城管和供熱,還順接了以往由市長主管的財政、審計等部門,一時間,包括城投公司、市棚戶區改造、採購中心、住建在內涉及基建的都被韓迎新攬入麾下。
  曾在吉林市建委工作過的胡林告訴記者,這樣的職能劃分有很大的弊病。一般來說,城建涉及政府工程招投標,是容易滋生腐敗的領域。
  為制約和均衡權力考量,通常城建不會由常務副市長兼管,而應由其他副市長主管。此外,城投公司由政府成立,掌控國家下撥款項並有融資職能。其中涉及資金體量極大,一般而言,分管副市長和城建一把手會共同掌管城投。
  “如果市政府是一個錢袋子,那麼有幾個關鍵點,分別是財政、審計、基建和城投。可怕的是這些都是韓迎新一個人管,一支筆你說能不出事嗎?”
  值得註意的是,設在住建局下麵主管工程質量驗收的質量檢測站亦是韓迎新的管轄範圍。
  在胡林看來,以韓的履歷來說,大半時間從事政工管理,並無技術部門管理經驗。而唯一的掛職房地產公司的經歷不僅短暫,以當時的背景來看也流於形式。
  “不懂基建又管基建恐怕是韓最大的弊病。”胡林記得,其被招商引資進舒蘭市,而作為主管副市長的韓迎新竟然連其公司的名稱也叫不上來,亦未到其工地來過。“這在其他地方是不可想象的。”
  吉林市紀委目前並未公佈韓迎新的涉案內容,而關於韓迎新落馬所涉問題在當地政商界流傳多個版本:除此前的泓林項目被詬病有利益輸送外,有傳其主政期間,招商引資的一個文體中心項目,開發商分批向其行賄18萬;此外,在韓任職期間,舒蘭市主要幹道新建的路燈項目也被疑招投標暗箱操作。
  鄒蘊註意到,從2003年至今的10年裡,在舒蘭大街的路燈已被更換過至少三次。“看著都是好好的,就這麼換了。”
  在2012年舒蘭市政府工作報告中,“安裝路燈93基桿、景觀燈298基桿、裝飾燈具500餘套。”被認為是“城鎮設施日趨完善”的表現。
  一則發佈於2011年12月題為“舒蘭市政府採購中心的城市管理局路燈採購項目中標公示”顯示,吉林省航太實業有限公司中標此項目,中標價為2020200元整。
  在鄒蘊看來,路燈越修越華麗,但弔詭之處在於,最新的這波路燈密度明顯大於以往,卻為了節能,“8支燈只開一半。”
  有未經官方證實的說法稱,該路燈項目與韓大力有關。
  “其弟幕後操盤安居工程”
  坐落於舒蘭市鐵東新區的泓林家園小區是韓迎新任常務副市長期間主抓的一項保障性安居工程,亦被作為其任內的一項政績工程對外推介。
  刊載於吉林省政府、吉林省住建廳的相關文章稱,該工程涉及舒蘭1720戶廉租戶和林業棚改戶。2012年4月工程完成招投標,當年年內即完工。“是全市運作最快、開工最早的項目。”
  泓林家園小區作為舒蘭市2012年重點建設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在吉林省保障性安居工程綜合評比中位列第一,而韓迎新本人亦因此獲吉林省政府頒發的“績效管理考評——保障性安居工程專項獎”先進個人。
  在一份題為“舒蘭市保障性安居工程在全省綜合評比中獲得第一名”的文章中,如是介紹泓林家園項目,“交通十分便利、配套設施齊全,具有一流的區位優勢和極大的升值空間。這裡建設的按份產權廉租房個人僅需承擔每平方米1700元左右。”“小區內每隔30米架設一盞路燈,每隔30米鋪設一盞草坪燈。”
  然而,這樣一項被官方視為“民生工程”的項目在當地民眾中,卻遭遇完全迥異的口碑和體驗。
  與舒蘭本地最貴樓盤“中央公館”隔著二環橋“相視而坐”,泓林小區暗紅和亮黃相間的外觀被襯得突兀。
  晚間,小區顯得有些冷清。記者粗略統計了下,亮燈率不足五成。“急售樓”的廣告貼滿了泓林小區的公告欄,大多為“毛坯房”“未裝修”。
  “咱們東北天冷,牆都是37(mm)的厚度,泓林的是24(mm)牆,外面加了層保溫層。看見沒,到晚上了小區里連一盞路燈都不亮,出來遛彎可得留神,別給摔著。”去年從舒蘭林場回遷來的劉大媽籠著袖子對記者抱怨,她以2459元的單價購入一套90平方米的房子,這樣的價錢差不多可以購入附近的商品房。而如今小區門口空地上整堆的垃圾、總也沒見亮的路燈,還有緊挨小區的火車不時發出的鳴笛聲都令她苦惱不已。
  業主頻繁的報修讓泓林小區物業公司的工作人員李欣(化名)顯得有些焦躁。“這個小區包給八個建築商,還有無數的施工隊,你好比門、窗、地板壞了,都要找不同的建築商。”
  她需要區分業主投訴的問題,並告知他們相應的負責人電話。“有時候一個窗戶都分兩個人管。”
  李欣告訴記者,小區規劃圖上沒有設置垃圾場,路燈也是三盞燈中只亮一盞,像頂層漏水這樣的問題開發商都不負責。
  當地多名地產商告訴記者,韓迎新的弟弟韓大力或插手該項目建設。
  一則名為“舒蘭市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設信息公示”的公告顯示,泓林小區的建設規模為5.2097萬平方米,建設套數為1047套。“吉林省泓林途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是該項目的建設單位,“舒蘭市新元建築安裝有限責任公司”為其建設單位。
  記者查詢“吉林省泓林途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的工商註冊資料顯示,其成立於2011年8月,法人代表為範晶。巧合的是,泓林小區正是從2011年7月份開始選址、規劃和設計。
  “這就是一個殼,借用開發資質。”舒蘭房產商王虎告訴記者,借用資質是房產開發中常用的操作手法。在他看來,韓大力或是背後的操盤手。
  記者1月6日來到位於舒蘭市泓林途房地產開發公司,此處大門緊閉,窗臺外放置著三份中國稅務報,顯示出報日期為2013年12月25日。家住附近濱河花園小區的一位老大爺告訴記者,他每天在這門前來回遛彎兩次,大約在入冬後第一場大雪(2013年11月16日),還見著這裡的工作人員出來掃雪,這之後就再沒見門開過。
   在舒蘭本地地產界,泓林途公司似乎是個神秘的存在,受訪的多位地產商對該公司的背景和其法人代表“範晶”表示一無所知。除泓林小區項目外,記者也未能從公開資料中查詢到與其有關的更多信息。
   與泓林途公司比鄰的是當地頗有名氣的聖基地產公司,這家公司一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聽說泓林途的老闆被帶走調查,不過她強調這隻是傳聞。
  規劃1047套建出1720套
   在有政府城建管理背景,並深耕吉林地產界多年的胡林看來,類似的棚改項目有相當的尋租空間。
   舒蘭市是依托煤炭產業發展起來的城市,因過度開采2008年底該市被劃入國家第二批資源枯竭城市,煤礦採空區的居民需要被遷出。此外,該市境內有大片林場,在減少森林資源社會性消耗的政策趨勢下,當地大批林場職工面臨遷出並異地安置。
   2005年10月建設部下發《關於推進東北地區棚戶區改造工作的指導意見》,對改造難度大、不具備商業開發價值的棚戶區,可比照經濟適用住房建設的有關規定給予土地劃撥等優惠政策。
   “以林場棚改為例,每年國家都有專項資金撥付。比較安全的做法,由項目負責單位比如林改辦牽頭,直接充當開發商的角色,項目做好預算後進行建築商工程招投標。這樣做的好處是保證資金安全,專款專用,直接把錢給工程隊就完事。”
   “不過實際操作中地方政府往往以林改辦沒有開發資質為名,再找一家開發商介入。”
   胡林告訴記者,找開發公司的弊病在於“可能利用開發公司的賬號一運作,這個錢就沒了。但對外說還比較成立——林改辦沒有資質代替不了開發公司,國家在這方面也沒有更細的規定”。而在上述建設部下發的意見中,明確配套的商業、服務業等經營性設施用地,則必須招拍掛;嚴禁將已供應的經濟適用房、廉租房用地改變用途用於商品房開發。
   記者在泓林小區內看到,每棟樓的底層都被劃做車庫,包括小區內的超市、彩票站、理髮店都是改造車庫建成。一家小超市的老闆告訴記者,她是以5500元的單價購入眼前這套30平方米的車庫。“車庫面積有20到40平方米不等的,不過現在不能買了。”
   正如她所說,車庫出售在近期戛然而止。物業人員李欣告訴記者,“車庫不讓賣了,都收歸政府了。”據她所知,小區內的車庫只售出了14個,還有70多個車庫空置。
   關於這個廉租房的疑問似乎不止於此。
   據棚改項目的招投標信息顯示,小區內計劃建設總套數為1047套,然而在項目建設後期發佈在吉林省住房與建設廳官網上一則推介該項目的文章中卻稱,“總建築面積13萬平方米,共14棟6層住宅,總套數1720套。”
   李欣告訴記者,小區里目前還有388套住宅空置,這部分房子尚不知去向如何。
   胡林不願對此做更多評論。但他表示,通過縮小樓間距,開發商多蓋出一些房子再出售,在業內並不鮮見。
   與諸多林場職工相同,聖基地產的一位員工也深感因購入此處房產“被套牢”,她的家人此前通過套用林場職工的指標買入泓林的一套房產。現在,對房屋質量很不滿意,但又出不了手。
   招標信息上所列的建築商“舒蘭市新元建築安裝有限責任公司”的法人代表馬廣昌在接受記者採訪時稱對這個項目建設不太清楚。“旗下只有一個施工隊在參與。需要瞭解下情況再回覆。”不過此後他再也未回覆記者。
   在胡林看來,泓林小區的招投標過程、項目質量、項目用途中都有諸多疑問待解。
   對外,這是韓迎新任內足以誇耀的政績;而在舒蘭本地,民眾將泓林家園稱為“狗剩兒”,然後順帶附上一句“那不是韓市長蓋的嗎?”
  任職紀委的丈夫也被查
   坊間傳聞韓迎新落馬或源於地產商舉報。在受訪的地產商看來,這種傳聞並非空穴來風。韓迎新主政期間,舒蘭市內被認為拆遷難度小,優良的地塊均被來自吉林的開發商占據。而舒蘭本地開發商僅能在拆遷難度極大的棚改區項目中分得一杯羹。
   當地開發商抱怨,韓主政期間遺留諸多拆遷問題,導致地產商無法順利開盤項目,資金周轉困難。其中一位地產商告訴記者,他目前靠“借高利貸維持資金運轉,五分利,每月還利就需百萬”。
   資金捉襟見肘如今是舒蘭地產界的普遍狀況,為此當地的8家地產商甚至1月7日到市政府上訪。
   事實上,韓迎新出事的消息早在去年10月中旬便在當地政商圈中流傳。當地檢察院的一名內部人士告訴記者,與韓一併被帶走的還有他的弟弟韓大力。此外,在吉林市紀委某核心處室任處長的韓的丈夫朱世偉亦被牽連其中。
   記者1月3日來到韓大力任經理的中石油天然氣公司吉林銷售分公司舒蘭經營處,該公司辦公室主任稱韓大力已經多日未上班。“他家裡出了點事。”另一位女性工作人員稱,在去年10月1日之後,就未見韓大力在公司露面。
   不過另有包括吉林公安局人士在內的信源稱,韓大力和朱世偉已被放回,但他沒有透露更多信息。  (原標題:“最狠拆遷女市長”落馬前傳:政 績工程被民眾稱為“狗剩兒”)
創作者介紹

S.H.E.

nt57ntpop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